pk10彩票

      <kbd id='rgs'></kbd><address id='rgs'><style id='rgs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rgs'></button>

          陝西煤業化工集團
          在線投稿?| ?舉報信箱?|?網站導航
          當前時間:
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9-05-09???? 作者:王方彤???? 來源:王村煤礦???? 【字體: 】???? 浏览次数:

            光陰荏苒,歲月如梭。十年,讓我從一個懵懂的大學畢業生變成了一位擔負家庭責任的人妻人母,這其中每個令人感動並值得紀念的時刻,都曆曆在目,久久不能忘懷…… 

          荒漠的青春之旅 

            2008年,我剛大學畢業,和許多女孩一樣,我對自己的前途和未來充滿了無限的夢想和希冀。擇業,是人生的一個重要十字路口,也許是因爲“自己的命運自己主宰”這句至理名言,也許是因爲中心的那小小的叛逆,我在父母的百般勸阻之下,毅然選擇了“北上”,從此我與陝北的荒漠結下了不解之緣。那時,神南公司紅柳林煤礦正在籌建,學工程管理專業的我,就此一頭紮進了紅柳林煤礦工地裏。 

            陝北氣候幹燥,晝夜溫差大,工地又遠離市區,生活條件艱苦又無趣。在溫暖濕潤,環境優美的江南城市畢業的我,用了好長一段時間來適應陝北的工作生活。工作以後才知道,幹工程好辛苦,特別是對女生來說。那時,每天不是跟著師傅背著儀器跳進基坑裏測量、放線,就是抱著一大摞資料在甲方單位與監理單位之間穿梭。男同事們都笑話我,說我是工地現場一道靓麗的“風景線”。

            施工現場的住宿都是臨建房,一年裏,拆房、蓋房、搬家三次,在工地的四周挪來移去。印象最深的是施工現場的“衛生間”一直在變,從剛開始挖掘機在沙堆裏挖的沙土坑,再到用廢彩鋼板和木工板搭建的“高檔衛生間”,每次上衛生間都要小心翼翼,生怕自己在一股大風中被彩鋼板給吞沒了。住在冬冷夏熱、密封性差的彩鋼房裏,每次在風沙大的早晨醒來,嘴裏都有沙子在咯吱作響。青春年少的我,就這樣伴著陝北大漠的風和沙,走過了人生中最苦的、最難忘的三年。

          愛在澄合,幸福王村

            2011年初,我從陝北調回到澄合百良旭升煤礦項目部工作。這一年,我認識了我的愛人,他是澄合王村煤礦地測科的一名技術員。

            “關關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”美好的愛情總是讓人向往。就在這一年,我們的愛情在澄合礦業公司主題爲“愛在澄合”的集體婚禮上得到了見證。在郁郁蔥蔥的蘆葦蕩中,在清純的處女泉水的環繞下,我們迎來了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刻。第二年,快樂的二人小家庭又迎來了新的驚喜,我們的兒子皮皮出生了。爲了能讓老公安心工作,我申請調入了王村煤礦,自此,我便光榮的成爲了一名王村人。 

            初來王村煤礦,優美的環境、整潔的辦公大樓,職工身穿筆挺的西裝,在准軍事化的管理下,走路都铿锵有力、神采奕奕,一切都顯得那麽欣欣向榮,充滿生機與活力。王村的大家庭帶給我前所未有的歸屬感,在這裏,我們一家三口其樂融融,幸福的腳步走遍了王村礦區每個角落…… 


          (幸福的小家庭)

          聚少離多的“分居”生活 

            幸福的時光總是短暫的。2013年,全國煤炭行業迎來寒冬,王村煤礦——這個曾經輝煌的全國標杆礦井,爲了響應國家政策,即將關停封井。消息傳出,令我們難以相信,這對我們幸福的三口之家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雳。今後,我們的出路在哪裏?我們又該如何養家糊口? 

            就在我們彷徨不知所措的時候,公司提出了北上“走出去”的號召。去哪裏?去陝北!去那我曾經揮灑過青春和汗水的陝北!我與老公商量再三,決定由我留下照顧孩子,他跟隨隊伍“北上”再就業。就這樣,陝北大漠那藍藍的天、那肆掠的風沙、那冬日裏徹骨的寒意一次又一次出現在我的夢裏,使我夜不能寐。這就是緣分吧,是我與這荒漠的緣分!

            他北上的那天,拉的行李箱是我從陝北帶回來的,承載了我在陝北奔波三年的滿滿回憶,往後的日子,又要陪伴他了,我不禁潸然淚下,問他:“陝北的環境挺艱苦的,不知道你這安徽人能不能適應那裏的生活?”他面帶微笑調皮地說:“你一個女人在陝北工地都能待三年,我一個大男人,肩上有責任呢,我要爲你和兒子的幸福生活奮鬥去,還得把在王村礦學到的專業知識在陝北荒漠裏發揮的淋漓盡致!”我信心滿滿地給他打氣說:“你去陝北好好掙錢,好好奮鬥,我在家裏照顧好孩子和父母,給你做堅強的後盾。” 

            愛人之間的相思之苦,父子之間的想念之情,都是語言無法表達的。他“北上”工作的這幾年,我們一家三口兩地分居,聚少離多。每次他休假回家,進了家門,放下行李,都要說一句:“還是自己家好”。兒子見到他都要先問:“爸爸,這次你陪我待幾天啊?”,走的時候,兒子都要抱著他,撅起嘟著的小嘴,滿臉淚痕的說:“爸爸,你又要去陝北了,我不想讓你走,我想讓你每天都陪著我……”,每次,他都是含眼淚離開。爲了生活,爲了夢想,他不得不堅持,繼續坐上那“北上”的列車。

          無悔的北移之路

            陝北肆虐的風沙並未擋住他前進的腳步。跟隨王村煤礦走入陝北後,老公因自身專業知識紮實,工作努力而得到了領導及同事的認可。那時,榆北公司小保當煤礦剛剛籌建,需要地質專業的技術人員,老公非常幸運,在單位領導的推薦下,調入了榆北公司小保當煤礦。紮實的專業功底和原先在王村煤礦受到的優秀文化熏陶,使他在新的崗位上如魚得水,一年後被調入了榆北公司工程部。工程部的工作任務繁重,監管兩個礦井基本建設和原煤生産、調度、地測、通風、環保、接續管理等工作,時常白天下礦檢查,晚上加班連軸轉。但付出總會有回報,老公因工作業績突出,半年後又被推薦去陝煤思創學院參加學習。

            通過思創學院嚴格的管理,深入地系統化學習,他提升了自身修養,開放了思維,拓寬了視野,放大了格局。作爲妻子,我也感同身受,看到他寫的一本本密密麻麻的筆記,一篇篇內容豐富的文章,讓我不禁對他刮目相看:“沒想到,學理工科的你還能寫出這麽多好文章呢!”他笑道:“我可是被洗滌了靈魂的人呢!”


           (正在進行測繪作業的丈夫)

             2018年春节,我们一家人去他工作的地方小住。儿子看到爸爸每天早出晚归,埋怨道:“爸爸怎么每天都在工作,我来了陕北都不陪我。”我告诉他:“爸爸是我们家的顶梁柱,他每天辛苦工作,是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让我们生活的更好啊。你以后长大了,也要做个有担当、有责任的男子汉,为我们家撑起一片天,为社会多做贡献呢!”儿子懵懵懂懂地点点头。

            每每他們父子視頻的時候,兒子總會說:“爸爸你是不是在陝北的家?我有三個家呢,一個在蒲城,一個在合陽,一個在陝北。”在他心裏,有爸爸的地方就是家吧。

            北移的這條路注定艱辛,但也給我們帶了更多的機會。或許,在王村煤礦我們可以很安逸的生活,但走出去之後,更廣闊的天地、更多的機遇,讓我們有了更多的成長。接下來,榆北還將建成兩座現代化的頂級智慧型礦井,老公也將作爲一名技術人員參與其中。每每想到,那麽多礦井都留下了我心愛的人的足迹,滿滿的自豪感便油然而生,我愛他,因爲他是我的丈夫;我愛他,是因爲他和我一樣,都是北上的“陝煤人”!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(丈夫在認真工作)

          分享給好友閱讀:
          上一篇:沒有了 下一篇:按下快進鍵——劉江雄